FANDOM


CPK非正式搬运。原文地址为Nitrome Fanon Wiki上的Cuboy Academy,中文翻译由文中注明译者提供。仅作部分排版调整,对原文内容未做改动。

这是一部以nitrome角色的系列同人文,里面的角色并不影响他们各自的初始故事线。这个系列以一所高中校园为故事舞台,其中一共有五个主要角色,在每一个故事里面只会主要描写一位Nitrome角色,并且其中可能会穿插着和其他角色互动的剧情。你可以在每一个故事之后留下你对于下一个故事的主角的提议。这个同人系列的作者是plasmaster。如果你希望与他合作或是和他分享你对于主线故事以外的好点子。请在他的主页下面留言,下面请好好欣赏他的故事!

【@神州是我家灬】

主要角色编辑

这是故事中主角的角色。他们与焦点的角色互动,并出现在每个'故事'或'情节'中。

Blue
Blue有讽刺别人的属性,并且讨厌拖累他的Rex209。他总是装作不关心别人的问题的样子,但在他内心深处他总是很在乎的。Blue有时候会很自私,但是他也会感激帮助他的人。
Rex209
Rex209很难理解人类的感情,并且经常会向朋友们寻求这些问题的解释。 Rex209是一款非常强大的机甲机器人,但是除非在直接的战斗中,它会表现出友好和温和的态度。
Kapowsk(擦玻璃小哥)
有点书呆子,得到惊人的成绩,喜欢阅读,喜欢Lady Snow Fox,但很害羞,不敢说任何话。blue是他最好的朋友。
Swindler (某小偷)
他强硬,喜欢运动,他是集体的混蛋,他总是偷偷摸摸的,并试图找到解决大多数问题的简单方法。他很积极,总是尽力鼓励他的朋友实现自己的目标;他是Licorice的男朋友。
Lady Snow Fox
很酷而且自信值达到24/7,她不太受欢迎,但她的人际关系还可以;她无视Kapowski对她的迷恋,并将他视为朋友;她很神秘,主要是因为她是秘密特工。
Licorice (这个角色可能是bad ice cream里的甘草冰激凌(紫冰激凌))
非常受欢迎,她总是以自我为中心,Licorice 是Swindler的女朋友;她和Lady Snow Fox-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和其他人一样,对Lady Snow Fox的秘密一无所知;只要她的朋友需要她的帮助,甘草就能抛开自私的心。

次要人物编辑

Austin Carter
一个在 比Cuboy学院更好的学院(BetterthanCuboy Academy)的学生,自私而喜欢搞恶作剧。Snow的任务通常是阻止Austin的诡计。
Justin Bennet
比Cuboy学院更好的学院 的一名学生,Justin是Austin的搭档,尽管Justin对Cuboy Academy漠不关心,只帮助Austin,因为他是他的朋友。
Professor
科学老师,Rex209 和Blue的爸爸;他非常聪明。
主要的Nitrome Boss
一个脾气暴躁的胖胖的男人,他是校长,多次让学生留校察看。
Canary 214-LE
一名参与Cuboy Academy所有可想象的课外活动的学生;他如何争取的这么多时间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Zapo
一个能够打开门户的机器人;不理解人类的感情,并与书呆 子,阅读书籍等等挂在一起。
Mail Bird
他向学校周围的学生发送邮件和消息
Hallbert(这个可能是作者OC的一个角色)
学校的混混,他出现在几集中,通常是作为对手,但有时是朋友或盟友。

【@温暖团团】

第一集  Zapo坠入了爱河编辑

五个小伙伴一同站在kapowski和swindler的储物柜前面,还有五分钟就要打上课铃了,于是他们就稍微闲逛,聊聊天。

“嘿!你看了昨晚播出的《Nitrome大明星》了吗?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大头的Norman竟然被淘汰出局了!他真的是个很棒的歌手啊!”snow说道。

“对吧。”甘草冰淇淋回答说,“他总是那么令人梦寐以求。”

“你知道他们在谈啥吗?”kapowski问swindler。

“没头绪,你不也不知道吗?”swindler回 复道。

“是啊”

“为什么不呢?你很喜欢snow吧,而且她也对那个《Nitrome大冒险》很感兴趣啊。”

“明星…”

“啥?”

“那是《Nitrome大明星》。”

“那不就是我说的吗?”

kapowski叹了一口气,“你所说的,真的有 意义吗?”

“既然你喜欢snow,并且想要深入了解她,那就尝试一些她感兴趣的事情吧。”

“哈?”

“没什么。”

某个人重重地并失落地叹了一口气,所有人把注意力转移到了zapo身上,zapo是一个头部和身 体中间有着宽大黄 色条纹的紫色机器人。他背着一个破旧的棕色背包,一直盯着自己的鞋子慢慢从大厅走来。

“嘿,zapo!发生什么了?你看起来怎么那么难过?”

“我是个机器人,我可不会感觉难过,或是爱情…那就是为什么我在,或者说,尝试表达难过的情绪。”zapo用他那机械般的声音给出了回 复。接着他又叹了口气,即使身为机器人,他也无法表达太多感情,或是以非常缓慢的步调走下大厅。

“我真为他感到难过。”swindler说道。

“他口 中的‘爱情’是什么意思?”Rex209问道。

“额,要解释这种东西还真是有点复杂,Rex。”kapowski回答道。

“那是什么复杂的数学公式吗?”Rex209不解地问道。

“不不,爱情就像是…呜啊,要解释这个太难了!我只能说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情感了,但这也是人们最渴望的感情,这是一种很奇妙,同时也神秘到没有人真正了解它的情感。我想你应该可以爱情说成是…”kapowski的解释在此被调皮的铃 声打断了。

“哦哦,谢天谢地,我还以为我要听那一大段废话了呢。伙伴们,午餐时再见吧。”swindler说道,于是小伙伴们回到了各自的课室。

午餐时,五个人围坐在桌子旁。

“好吧swindler,我按照你的建议花了整节数学课做了调 查。”kapowski说道。

“你也在数学课上面玩手 机?有趣。”Swindler回答道。

“你把数学课的时间花在了调 查《Nitrome大明星》上面了?”

“不,我把时间花在玩ice breaker 上面了。这真的是全世界最棒的游戏了啊!”

“啊哈,现在我要去找Snow聊聊天,测试一下我目前的知识水平了!”

“祝你好运。”swindler说道,Rex209站起身准备离开。“嘿,你们要去哪里?”

“Rex想去找那边一个人坐着的zapo,虽然我不想,但是她往哪里走,我就得跟着她,现在我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被困住了”blue透过Rex209的扩音器无奈地说道。

“既然如此,好吧。”Rex209和blue走到了独自一人的zapo的旁边,它胸口的嵌板被打开,一条软线从里面延伸出来,与一枚12伏特的电池连接。

“你在享受电流刺 激的快 感吗?”Rex209问道。

“哦,嗨。Rex209。”zapo说道。

“额,我也在呢。伙计,你应该注意到我的,别把我搞得跟隐 形人一样啊。”blue说道。

“我为此表达歉意,但是我无法做出伤心的情感。尽管如此我还是和你说句对不起,但是你最好记住这句对不起是从一个机器人嘴里硬生生地挤出来的。对不起。”zapo回答说。

“哇哦,你是对的。这家伙的情绪蛮低落的,我觉得…应该是的吧…”blue说道。

“为什么你那么失落呢?”Rex209问道.

“上个周末我和一群朋友出去看了场浪漫爱情电影。那场电影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爱情。但是当我对爱情的理解愈发深刻的时候,我也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只是个机器人,我感觉不到爱。我觉得我的内心是空虚的,是残缺,不完整的……就好像我的油量快要耗尽的时候。在我把自己灌满油之后,我依然感觉的到自己内心的那份空虚。现在我感觉,很失落。”zapo说道。

“那真是令人感到难过,你能告诉我爱情究竟是什么吗?”Rex209问道。

“我想我可以把我看到的一些电影片段展示给你,也许这能帮助其他人了解爱情。”zapo说着,

拿出手 机给Rex209播放了一段影片。然而blue却丝毫不感兴趣,甚至直接睡着了。

看完了影片之后,Rex209惊叹道,“那真是太美妙了!我想我终于明白了爱情,zapo,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你认真的?你得到的回 复将会是肯定。哈—哈—。我总算是体会到了快乐的感觉。谢谢你,Rex209。“zapo说道。

blue醒了,“嗯,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已经和zapo结为夫 妻了。“Rex209说道。

“哈?等等!我才不要在你和zapo的约会中充当电灯泡呢!绝对没门!我要去找kapowski。“blue说着,跳出了Rex209并且快速地滑走了。

“终于,我们有机会独处了。“zapo用它那单调的声音说道。blue滑 到了kapowski所坐的桌子那里。

“所以,额,你不为在第三季中获胜的Justin Bennet感到高兴吗?”kapowski问道。

“额,他在第三季里面输掉了啊,事实上他还是第一个被淘汰出局的人。”Snow说道。

kapowski的脸唰的一下变成了红色,“嗯,哦…”

blue跳到了kapowski旁边的椅子上并且疯狂地挥舞他的双臂。

“嗯?blue。,Rex在哪儿呢?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咕噜咕噜咕啦啦啦?抱歉,没有Rex作翻译我根本听不懂你究竟在说什么。”

blue在纸条上把自己要说的话写给了众人看。

“Rex和zapo在谈恋爱?!!哇啊啊啊啊他们那副样子一定很可爱!blue一定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成了所以高兴到无法自拔了吧!”甘草冰淇淋说道。

blue重重地扇了他的脑门,接着又在纸上写了些什么。

“啊我懂了,如果Rex把所有时间都花在zapo身上的话,就没人能听懂blue的语言了。”Snow说道,blue点了点头。

“不过我们总不能拆散他们吧。zapo之前就是因为这个闷闷不乐,要是那么做了Rex肯定也会很伤心的。甘草冰淇淋说道。

午餐时间结束了,大家都站起身来,碰巧看到路过的Rex和zapo以他们各自机械音有说有笑。

“别担心,blue,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正常说话的。不过你也听到甘草冰淇淋说的了吧,不能破 坏他们之间的关系。明白了吗?”kapowski说道。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blue回答道,不屑地挥了挥手就滑走了。

沉默了一会之后,kapowski说道,“我就当成是你同意了啊!”

第二天,大家在第一节课之前又聚 集在了储物柜前面,这次zapo也是他们中的一员。kapowski则忙着在blue头上系上一条红色的头巾。

“好了blue,这条头巾会将你内心的想法转化成适当的语句。不过你可不要在绑着头巾的时候想一些你不希望别人听到的东西。好了…试试看吧!”kapowski说道。

“测试,测试。哇噢成功了!kapowski你真是个天才!有了这东西,我的声音是不是也更酷了呢!”

“哼哼,这条头巾还可以设置不同的功能呢!哈哈,来试试Nitrome Boss校长的声线吧!”kapowski说着,波动了头巾一侧的拨号盘。

这次,blue的声音变得非常愤怒且沉重。“回去工作!111这次的花生没你的份儿了!你被开除,开除,开除了!!!!!!啊我可以这样玩一整天!”blue喊道。

大伙都笑了,除了Rex和zapo。

“唉呀,多亏了之前在数学课上面玩手 机,我这次考 试成功地考砸了…“kapowski说道。

“你也没过?啊哈我也是!来击拳吧!”swindler说着,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还是不了。”kapowski说道。

突然,zapo的朋友,Canary 214-LE加入了他们的聊天当中。

“嘿,zapo!真高兴见到你!那次晚上我们看的浪漫喜剧电影你觉得怎么样?”他问道。

“喜剧?”zapo问道。

“对啊,全片最搞笑的就是他们那自认为是‘完美’但实际上糟糕透了的爱情了,话说你应该知道那只是喜剧片的吧…”

“所以说,我对爱情的理解完全错了?真是对不起,Rex209,我对于误导你这件事表示很抱歉。”Zapo说道。

“不…我觉得我们之间的那份感情,是爱情没错了。这种感觉就是爱情,我想我总算是体会到爱情是…”话说到一半,伴随着一阵滋滋的机械声,Rex209倒在地上关机了。

“为什么每次我们讨论和爱有关的话题时都会被各种状况打断啊…”kapowski自言自语地说着。

“我不清楚,但是觉得这样真的蛮搞笑的。”swindler说道。

Rex重启完毕后又站了起来。

“Rex209,你没事吧。”zapo问道。

“嗯,我的一切系统运行正常。”Rex209回答说。

“我想,我们还是分手了吧。我想我还是没有真正理解爱情…”zapo说到。

“你所说的‘分手’是什么意思?你所说的‘爱情’又是什么东西?”Rex209问道。

“我想她是在刚刚故障之后又把情感这种东西给忘得一干二净了。”Snow说道。

“哦,谢天谢地,我想我现在离开应该不会那么尴尬了。拜拜。”说完,zapo便和canary一起离开了。

Snow和甘草冰淇淋一起带着Rex去 找 护 士。

“呼~结束了。虽然kapowski的头巾很酷,但是我也开始怀念以前和Rex一起闲逛的时光了。”blue说道。

“等等,blue,Rex刚刚那下关机是不是你干的好事?”kapowski问道。

“如果你觉得是我把肆意篡改她的记忆芯片还在恰恰7:06的时候将她的记忆重制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这都是swindler的杰作。”blue说道。

kapowski疑惑地看着swindler。

“他们那副打情骂俏的样子真的让人觉得越来越不爽了,我还能怎么办嘛。”swindler说道。

kapowski和blue忍不住放声大笑。

“唉,毕竟,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嘛。我想今天的事情算是给我们每个人都上了一课。爱情这种东西,尽管没有人真正了解它是什么,但是不同人对于它的理解也有所不同。之所以我们会多或少会被爱情所驱使,是因为爱情是…”

上课铃再次打断了kapowski的话。

“哦,不!”

【@神州是我家灬】


第二章:Snow的第一个任务 编辑

他们一群五个正在上科学课,Professor 在讲台前讲着橙色酶的分 子组成,因为这太无聊了所以几乎没人在听讲。

“这课也太无聊了,谁会听啊”Swindler说。

“呃……旁白在上面已经说了啊”Kapowski 回应道。

“啥旁白?”

“没啥。不过也是,平时我觉得Professor的课挺有 意思的,但今天的是真的没意思,要是有办法能离开就好了……”

突然, Mail Bird,一个带着满是信和邮件的包的小棕鸟,飞到了教室里。

“Professor,我这里有一封给Snow Fox女士的信件!”他喊道。

Professor点了点头,继续讲课,Mail Bird给了Snow那封信,然后就飞走去送其他邮件了。 Snow打开信来读,而且还小心不让Licorice能从她肩膀后面瞅见。

“Professor,我有……有急事要先早退一下。” Snow喊道。 Professor有点生气的点了点头,接着讲课了。Snow带着东西离开了教室。

“凭啥啊,她就能提前离开……真 幸 运。”Licorice说道。

“你知道的,Snow总是要早退,你们觉得这是为啥啊?” Swindler问道、

“我听说她的男朋友认识一个家伙能让她随时早退。”Licorice说道

“不对,要是她有男朋友的话早就和你说了,我听说她每天都把同一个 早 退 证 件 偷偷塞到Mail Bird的包里,这样她就能每天提前离开了。” blue说道。

“不可能啊,这样的话她的成绩会很差的,但是她的成绩很好啊。”Kapowski说道。

“也许她是一位秘密特工”Rex209说道。大家安静地愣了几秒后,都大笑了起来。

“啊对啊,这可真是我听过的最荒唐的猜想了。”Swindler说道。

与此同时,Snow正在她的储物柜前。她将储物柜密码锁倒着转了一下,在她旁边的储物柜上打开了一个暗门,她踏了进去并关上了门。这是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器,它下方的仪表盘上有着许多闪烁的灯,在它前面的转椅上坐着一个男人。

“特工Snow Fox前来报告,长官”她说道。

转椅上的男人站了起来并向她微笑,他走到了灯光下。原来他是Monty,一个头发灰白的科学家。

“Snow,真高兴见到你。今天我叫你来得有点早,因为我有一个紧急任务要交给你。我知道你以前从来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但是不用担心,我会一直指导你的。今夜是Cuboy学院的第一场主场足球赛,而我们的对手有且只有那一个:BetterthanCuboy学院。啧,我讨厌那个名字。总之,BetterthanCuboy学院中最淘气的学 生之一:Austin Carter,今夜会在那里出现。我一下子就能猜到他在准备着什么阴 谋。我想让你前往BetterthanCuboy学院, 找到Austin,得知他的计划并汇报回来。”Monty解释道。

"啥?这信息量有点大啊……我的第一个任务……我不确定我准备好……" 她开始说道。

"来不及了,你现在就得动身了。" Monty 打断了她,拉动了墙上的拉杆,一个暗门在Snow脚下打开,她掉了进去。

与此同时,主角一行人聚在午餐桌上吃午餐。

"也许她是一头神秘的独角兽,必须要提前离开来给她的角磨光,要知道独角兽的角不是天生就闪闪发亮的。 " Licorice说道。

大家愣了很久。"行了,你这个猜测已经牵强到我都不能相信的地步了。" Swindler说道。

在BetterthanCuboy学院, Snow正在潜行中,试着找到Austin 。她为了有更好的视野爬到了另一个屋顶上。

"原来你在这啊。" 她自言自语了一句,通 过她的望远镜,可以看见 Austin在院子里的午餐桌上和他的一个朋友吃着午餐。 Snow戴上了耳麦并按了一下侧面的按钮说道:"我找到Austin了。"

"干得漂亮,现在,试着接近他们,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 Monty通 过耳麦回 复道。

Snow滑 下了屋顶并顺着排水管爬了下来。她混到了一群经过Austin桌子的学 生中。然后她顺势偷偷滚到了桌子下面,并拿出了她的录 音设备。她打开了设备,来录下Austin的谈话。

"啊对,随便啦,当初我爸在这个学院时,他可是究极恶作剧之王呢!在那个赛季的Cuboy学院主场比赛的第一场中,他们是对抗咱们的。我爸给他们来了一个恶作剧,他把他们整个球队的长凳的螺丝都拧松了,然后他们都像傻蛋一样地摔了个大屁蹲!所以今 晚,我当然要子承父业啦~ " Austin说道。

"嗯嗯行……" 他的朋友冷漠的敷衍道。

"Justin,我感觉你没听我说话啊。也许我告诉你我要干什么你就会感兴趣啦!今夜,在中场休息时,我只需要拉一下绳子,就能把Oodlegobs倒在所有的Cuboy学院的学 生身上! 没错!这次我整的可不止是一个足球队!不止!我要超越我的老爸!"

"哇,这倒是挺酷的,不过你要从哪弄Oodlegobs呢?"

"好吧这倒是不容易,我得潜入Cuboy学院的地 下室,然后用一台旧Charomat(一种将N角色实体并批量化生产的机器,NMD片头出现过)来制 造它们,最后当然就是抓 住它们啦……这步可没那么有 意思……但是为了我的究极恶作剧还是很值得的!"

Snow 关闭了录 音设备并溜走了,她对自己所得到的情报感到很满意。

主角一行人在第六节课开始之前聚 集在了他们的储物柜旁。

"嗯……没准她有个在南极的亲戚,所以……" blue开始说道。

"行了你快别瞎猜了!……嘿!那不是Snow嘛!嘿!Snow!" Kapowski说道。

Snow跑过了他们,急着去见 Monty。

"噢……我猜她没听见我叫她……" Kapowski说道。

"哦哦哦我猜到了!她有一家椒盐脆饼工厂!所以……" Licorice开始说道。

与此同时,Snow向Monty汇报了她发现的情报。

"你说Oodlegobs?!这可不妙。 Oodlegobs已经在三十个国 家被禁止了,然而不幸的是咱们国 家并没有禁止。但是毋庸置疑,它们是很危险的! 它们会整个吃下 任何东西!Austin也许觉得这只是个没什么大事的恶作剧,但这样所有学 生们的生命都将处于危险之中! Snow,你必须在今夜的足球比赛中阻止Austin,不能让他拉下那根绳子! " Monty说道。

"我……遵命长官!我会尽力去…… " 她开始说道。

"哦看看这都几点了,第六节课就要开始了,你不应该旷课的,比赛上再见啦!" 他说道,并拉下了墙上的拉杆。

一个暗门在Monty的脚下打开。

"哦天哪,我得记着下次给这些拉杆加上标签……"他在掉下去之前说了这句话。

那晚的足球比赛上,主角一行人坐在长凳上,看着比赛。

"我几乎一整天都没看见Snow了,你们觉得她会在这里么?" Licorice问道。

"我不觉得Snow会对足球感兴趣,她肯要么去了南极探亲,要么去给她的独角兽角磨光,要么在打橙色酶或者别的什么。" Swindler开玩笑道。

其他几个惊讶的看着他。

"咋啦?我还是有听过Professor讲的课的。"

在特许摊位的后面,Austin站在一根从特许摊位顶上悬下来的一个长长的绳子旁边,看着Snow在和橙色酶们交战。

"我就知道会有人来阻止我的,不过还好我在科学课上认真听讲了哦~ " Austin说道。

"我为什么就没有认真听Professor的课呢?什么东西会破 坏橙色酶的分 子键来着?哦天哪……" Snow一边和酶们交战一边自言自语道。一个投掷型橙色酶抓 住了她并把她扔到了看台,她差点掉在她的朋友们身上。

"哦你来了啊Snow!你都错过开局了,不过,正常人一般是不会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 blue 通 过Rex209的传声器说道。

"啊对,嘿!Kapowski,你带着你的科学笔记么?" 她问道。

"带了啊,就在着呢。" 他回答道。

"能给我用用么?我很需要它,这可是紧急状况!"

"当然,我会满足你的任何需要。" 他说道。并给了她笔记本。

"谢啦!" 她一边喊道一边跑下了楼梯。

Kapowski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借用了我的笔记呢~" 他肉麻的说道。

"那只是一个笔记本而已,不要过于兴 奋了。" Rex209说道。

镜头回到特许摊位那边,Austin正在盯着他的表。

"马上就要到时间啦~" 他抓着绳子,自言自语道。突然,Snow跳到了他的面前,手里拿着Kapowski的笔记本。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他说道。

"想都不要想了,而且现在我还带了能对付你的酶的究极武 器! " 她回应道。

"一个笔记本?!哦天哪!难道你看了笔记知道了如何摧毁橙色酶的分 子键?! "

"不,谁有时间看那个啊,我只是打算用笔记本来打它们而已。"

在用笔记本打败了橙色酶后, Snow将Austin压倒在地上。

"你想对我做什么?!" Austin问道,Snow微笑了一下。

"我还要一个双层切达芝士烟熏培根巨无霸汉堡包!马上给我做好!我都快错过乐队的半场表演了!!!!!!111" Nitrome的大老板喊道。

"好的先生……" Austin说道,并做着另一个芝士汉堡 "我还得这样干多久啊!"

"你得在比赛剩下的时间里在特许摊位里干活,之后呢你还得清理看台上的垃 圾,以及洗盘子,所以嘛,还需要一会呢~" Snow靠在墙上说道。

"我的汉堡呢???????///" Nitrome老板喊道。

Austin痛苦地大叫起来。

【@魔法米糕】

第三章 校内混战 编辑

伙伴们 在 更 衣 柜 前 聚 集 起 来,像 往 常 一 样 在 上 课 前 闲 话 家 常。

“所以 你 刚 说 你 认 为 那 些 绿 色 的 酶 是 一 堆 二 缺 混 球?”Licorice问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呃,好吧,对,我的确是这么说的。” Blue幽幽地回答。忽然间,一只企鹅用它的肚皮着急地滑了过来。

“嘿,啥事那么急啊,小家伙?您 这 是 赶 着 去 转 世 投 胎 吗?五分钟后咱才上课呢。”Swindler说道。

“赶紧逃命吧!Hallbert来了!”企鹅 大 声 号 叫 着,沿 着 走 廊 滑 走 了。

“Hallbert?那是啥?”Kapowski问。

“应该是个新来的吧。”Swindler答道。

话 音 刚 落 ,一 位 留 着 北 欧 式 金 发,头 戴 维 京 式 角 盔,身 穿 棕 色 紧 身衣,手 上 绑 着 一 块 红 色 的 帕 巾 的 肌 肉 男 像 是 听 到 了 暗 号 一 样,赫 然 显 现 在 走 廊 另 一 头。

“嘿,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吗?”Kapowski问。

“闭 嘴,你 这 个 懦 夫 !把 你 的 午 餐 钱 和 作 业 给 我!不 然 我 就 把 你 抓 起 来,像 链 球那 样 扔 穿 这 栋 楼 的 屋 顶!”Hallbert以 一 种 低 沉 却 有 力 的 嗓 音 向 他 吼 道。

“氟二氮氘磷1!你不可能把我……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Hallbert一 把 抓 住Kapowski,把 他 向 上 猛 地 掷 出,像 一 个 链 球 一 样 的  Kapowski在 把 天 花 板 砸 出 一 个 巨 大 的 坑 洞 的 同 时,发 出 了 一 阵 惊 天 地 泣 鬼 神 的 惨 叫。

“嘿!你不能把Kapowski像 个 球 一 样 抛 来 抛 去!”Swindler喊道。

Hallbert转过身面向他,怒道:“哈?我不可以吗?我觉得我刚证明了我可以,因为我刚就那么做了。”

“行,这 位 爷 我不知道 您 有 什 么 毛 病 但是……”

“我 唯 一 的 毛 病 就 是 我 面 前 有 一 个 到 现 在 都 还 在 和 我 唠 嗑 的 小绿 人。也许 我 是 新 来 的 没 错 ,但我告诉你,迟 早 这 间 学校 要 成 为 我 的 囊 中 之 物。现在 你 们 谁 想 来 和 本 大 爷 打 一 场 热 热 身 吗?”

“Swindler!把 这 家 伙 打 趴 下!让 这 不 知 好 歹 的 家 伙 知 道 欺 负Kapowski的 代 价!”Licorice和Snow说道。“Swindler! Swindler! Swindler! Swindler!”她 俩 有  节 奏 地 反 复 喊 着,像 是 在 给Swindler助 威 。

“所以?”Hallbert问道,上扬的眉毛和眼角透露着疑问。

“好吧。我来就来。”Swindler说道。双方握手以使这场打斗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正式的决斗。

“放学后,篮球场见。你 给 本 大 爷 准 时 到 场,到时候我要是没看见你的影子,刚 才那 位 小 兄 弟 就 得 再 享 受 一 次 美 妙 的 抛 体 升 天 之 旅 了。”

上课铃响了,Hallbert伴 着 铃 声 大 力 地 踏 着 步 子 ,离开了走廊。

“Swindler,你之前从未参与过任何一场打斗。在 我 全 面 扫 描 了 你 和Hallbert的 肌肉 组 织 的 质 量 数 据 之 后,我敢断言Hallbert有80%的几率打败你。”Rex209提醒他。

“哦,那我还有20%的概率可以获胜,也不是特别糟糕嘛。”Swindler说道。

“想多了,剩下那20%是由这几种可能性构成的:要 么 出 现 一 个 老 师 在 这 场 打斗 开 始 之 前 就 结 束 了 它;要么 你 因为 胆 怯 而 退 缩 以 至 放 人 家 鸽 子 然 后 跑 路;要么 就 是 在 放 学 前 地 球 遭 受 光 粒 打 击 或 者 别 的 什么2 爆 炸 了。”她继续道。

“噢。”Swindler强装镇静地说道,他开始因紧张而冒汗。

“没事的,甜心。我们会帮你做好战斗准备的——通 过 给 你 加 一 波 超 级 无 敌 劲爆 的 特 效3。”Licorice说道。

“虽然不明白那是啥4,但还是谢了。”Swindler回 复 道。他们离开走廊去上课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Kapowski砸穿屋顶坠落而下,他 瘫 倒 在 地板 上,身 上 覆 盖 着 一 堆 塑 料 的 碎 片 和 干 式 墙 的 碎 块。

“啊……这 还 真 是 挺 疼 的 啊……”



体育课上,所有 学 生 就 那 场 尚 未 开 始 的 打 斗 如 蜜 蜂 般 嗡 嗡 地 讨 论 着。

“嘿,Swindler,原来你在这儿啊。我们刚到处找你来着!你为什么一直躲在装足球器材的箱子后面?”Snow问。

“啊,也没什么……你知道的,就是……希望 这 个 世 界 在 放 学 前 自 发 性 地 爆炸……或者 被 什 么 东 西 给 毁 灭 掉。”

“呃,Swindler,我得说我从没见过你紧张。你以前打篮球赛的时候没紧张过,考 试 或 者备 考 的 时 候 也 没 有,在那场芭蕾独舞表演会上也没有……” Blue说道。

“嘿!我以为我们之前说好从今往后绝不再提那件事的!”Swindler小声提醒。

“来吧,Swindler,我们 是 时 候 开 始 给 你 加 那 些 超 级 无 敌 劲 爆 的 特 效——等等,啥玩意?芭蕾?”Licorice略带惊讶地问道,尴 尬 到 极 点 的Swindler发 出 一 声 哀 嚎。

Licorice转向Rex209,命令道:“Rex!播 放 那 段 超 级 无 敌 劲 爆 的 背 景 音 乐!”一段振奋人心的音乐从Rex209的播放器中传出,声 音 听 上 去 响 亮 得 有 些 刺 耳。

Swindler开始给自己加那些所谓“超 级 无 敌 劲 爆 的 特 效”了——说白了,它 其 实就 是 一 系 列 的 健 身 运 动 而 已——他 做 了 一 组 屈 膝 动 作,举 了 会 儿 重,进行了短跑,甚至还在一沓Kapowski的课本叠在他背上的情况下做了伏地挺身。做完这些“特效”后,他有些累了,“呼——这 运 动 量 还 真 不 少 啊。”他这么说道。

“扫描仪 通 过 分 析 表 明Swindler不 依 靠 外 部 条 件 获 胜 的 概 率 显 著 上升 了——整 整 两 个 百 分 点。干 得 不 错 。”Rex209告诉他们。

“耶!!”Swindler高兴地叫道,拳头在胜利的喜悦中上升。

“那场打斗一小时后开始,我们还有一小时可以祈祷奇迹发生在他身上。”Blue看着这一切,轻轻地叹了口气。



打斗尚未开始,已经 有 一 大 群 人 聚 集 在 篮 球 场 上,起 哄 似 的 喊 着“我 们要 看 打 架!打 起 来!打 起 来!打 起 来!”这会儿,伙伴们站在篮球场的一个角落里,给Swindler做最后的热身准备。他小口地抿着握在Snow手中的瓶装矿泉水,同时Kapowski在用湿毛巾给他擦揉肩膀。

“好的,Swinlder,在你们正式开打之前,我有话要对你说。”Blue走上前来,眼神坚定而决绝,说。“那家伙,虽然看起来威猛壮实,但是 你 绝 对 可 以 把 这 家 伙 打 得 花 落 水 流 春 去 无 踪5。他的表现,他的言行,还有他那动口却不敢不动手的行为,都说明他不可能打败你,或者从你这儿取得一分一毫——只要你走出这个角落,并且在内心深处,坚信着自己一定会胜利。”

“哇……你这么的这么认为吗?”Swindler听 了 这 一 番 大 气 磅 礴 的 言 论,很受鼓舞,他这么回问Blue,希望能得到更多鼓励的话语。

可惜从一只酶的嘴里吐出的话语只能当作笑谈,他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认真地说过什么,就算是今天也如此:“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不过是以前在一部电影里看到了这样的话而已,今天试着把它讲出来罢了。祝好运,无论如何请试着活着回来。”Blue耸了耸肩,笑着说。

Swindler又 一 次 发 出 了 那 声 哀 嚎。

与此同时,Kapowski四处张望着,发现了正站在人群当中小口品尝着一杯苏打水的Professor.他用一种近乎愤怒的语调质问道:“Professor?您 老 原 来 就在 这 里 啊 ?为什么 您 老 不 去 阻 拦 那 俩 货,阻 止 这 场 争 斗 的 发 生,而是 在 这 悠 闲 地 喝 着 苏 打 水?!?”

“让 我 阻 拦 他 们?开 什么 玩 笑?我 花 了 整 整 一 天 来 大 肆 炒 作 这 件 事,甚 至 还 为 了 这 件 事 准 备 了 门 票,而且 还 把 它 们 卖 了 出 去 呢!喔噢噢噢噢噢!我 就 是 要 看 这 俩 打 架!打 起 来!打 起 来!”

Kapowski把脸深埋在双手之间,好奇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摊上这么一个Professor.这时,Mail Bird站在了篮球场的正中间,手里举着个扩音器。

“女士们,先生—生—们!”他把扩音器举过头顶,高喊,“这 场 你 们 大 家 期 待 已 久的 打 斗 即 将 开 幕—幕!如果 这 扩 音 器 真 能 制 造 回 声 那 就 太 酷 了—了—了—了!现在,举起你们的手、触手、翅膀、蹼足,以 及 一 切 能 够 举 起 来 的 附 属 肢 体,一 起 欢 庆 这 场 校 内 混 战 的 开 幕—幕—幕!”

他这一宣布,说明Swindler就该踏上战场了。然而,这 位 绿 色 的 斗 士 临 走 前 依 旧放 不 下 一 件 事:

“现在 期 待 地 球 爆 炸 或 者 被 其 他 方 式 毁 灭 还 来 得 及 吗?”

“咳咳,在 你 说 出 刚 才 那 句 话 的 时 候,你 获 胜 的 概 率 下 降 了 一 个 百分 点。”Rex冷 淡 地 回 复。

“等等,上次你扫描我的时候是我刚加完‘特技’那会的事了,那会我才刚获得那么一星半点的自信。结合这两次的扫描结果来看,你的意思是我只要保持自信就能获胜?”Swindler试探性地问道。

“我只是在简单地陈述你获胜的概率减少了这个基本事实罢了,但如果这是你从我的扫描数据里得出的想法,那我们就按你这个想法来。”

Swindler站得更高了,仿佛这样就能得到更多的自信力似的。

“就这么继续下去!让我们开打吧!”Professor高声叫着。

“一——二——三——开始!”Mail Bird急切地说道,好像要去办什么要紧事似的,说完便飞快逃离了战场。

Swindler和Hallbert都飞快地冲向了对方,两 只 紧 握 的 拳 头 半 举 在 空 中,Hallbert只 用 一 只 拳 头 便 把Swindler紧 紧 地 攥 在 手 中,向 上 用 力 一 掷,Swindler便 像 一 个 绿 色 的 链 球 一 样 飞 向 了 湛 蓝 的 天 空,只 剩 下 他 的 尖 叫 还 在 篮 球 场上 缭 绕。

做完这一切后,Hallbert弯曲了自己有力的臂膀,拳头在他必胜无疑的氛围中上扬。而另一边的小伙伴们却全都皱起了眉头,面朝大地,发出哀伤的叹息——Swindler输了。

突然,Proferssor朝着观众们大喊起来:“等等,这一切还没结束呢!当 心 空 袭!”

Hallbert听了这话,不由自主地向天上看去,他 看 到 一 个 绿 色 的 物 体 正 朝 着 他的 面 部 飞 来,不 由 得 张 大 了 嘴,目 瞪 口 呆 地 看 着 Swindler从 天 空 中 重 重 地 砸 在 自 己 的 脸 上。人 群 陷 入 了 死 一 般 的 寂 静 ,他们 都 在 预 测 谁 会 在 这 片 由 弥 漫 的 尘 土 所 构 成 的 云 雾 中 取 得 最 终 的 胜 利,都 在 静 候 着 结 果。尘 土 消 散 之 后 ,他们 看 见 Swindler踉 踉 跄 跄 地 站 了 起 来,一 阵 怒 吼 般 的 欢 呼 声 响 了 起 来 , 气 势 直 冲 云 霄 。

可 惜 这 阵 欢 呼 没 能 够 唤 醒Hallbert,他 躺 在 篮球场 正 中 央 那 个 被 砸 出的 环 形 巨 坑 里,早 已 失 去 了 意 识。

“干得不错啊!你 居 然 利 用 他 的 投 掷 战 术 来 对 付 他!还真有你的!”Snow欢呼道。

“呃,实际上,我只是恰巧落在他头上罢了,只是运气而已。”Swindler有气无力地笑笑,“现在你们可以把我抬到学校医务室那里去吗?那可是一场‘大’摔,我 的 骨 头 都 快 被 这 一 摔 给 摔 成 齑 粉 了。”

听了他这番话,女生们都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护送他回到了学校内部。

Kapowski站在一旁,看着Swindler被送去医务室,然后走向Professor,把一只手向Professor伸去:“好了,这一切都结束了,结局你也看到了,交出来吧。”

Professor警惕地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在确认四周没有异常后,叹息着把20美刀6轻轻的滑落至Kapowski的手里,失 魂 落 魄 地 走 远 了。

Blue凑上前,看着Kapowski手里的20美刀,问:“哇,20美刀,这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呢。你 用 20美刀 赌Swindler会 赢?”

“开什么玩笑?让 我 赌 他 赢?没 门!”Kapowski冷笑,“我 拿 这 20美 刀 赌 这 地球 要 么 在 放 学 前 爆 炸 或 被 什 么 毁 灭,要 么 地 球 平 安 无 事,如 你 所 见,我赢了。”



-END-



译者:机甲蓝(百度贴吧@机甲蓝药水



Footnotes(脚注):

1.氟二氮氘磷=FN2DP=FNNDP,具体含义请自行搜索。

2.光粒,一种速度接近光速的质量点,依靠相对论效应产生的巨大能量摧毁恒星或行星。出自刘慈欣《三体Ⅲ:死神永生》。

3.原文为“a manly montage scene”,下文皆按此种方法翻译这串短句。

4.原文并没有这句话。下文有很多原文没有但为了需要而增加的不改变原意的句段。

5.一句歌词,意同“落花流水”。很多主播以这句歌词调侃自己的Epic Fail.

6.美元的网络说法,由“dollar”音译而来。

第四章   被工作困扰的Mail Bird编辑

Mail Bird正坐在一张红木办公桌前,一堆粉色的字条散乱在办公桌上。Mail Bird真希望没有一张是给他的。

Nitrome Boss 一边大步地走进来一边以非常粗 暴的方式讲着电 话。

“我才不管那些!111如果你不想被开除的话现在就把报告交给我!!!…啊我也爱你,妈妈。不过我现在有事要处理,我这边有个个性恶劣的员工。第四条,帮我拿好塔塔酱。好的拜拜,妈妈!”说完他刮断了电 话并坐在了办公桌一旁的电脑椅上,小小的电脑椅在Nitrome Boss宽大体型的覆盖下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好了,Mail Bird。这次我叫你来是为了和你探讨一下你的职业道 德问题。”

“不是我 干的!那是来自另外一个学校的邮递员,Jerry干的好事!我有劝阻过他但是他不听!”Mail Bird哀求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额,哦,所有你还没发现那堆花生消失了?”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ail Bird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待会儿我会找Jerry好好算账的。但是现在我们要谈论你的事情。我不得不说你的职业精神意外地是我们所有员工中最出类拔萃的。我将把你的午餐休息时间延长30秒以作嘉奖,再见!”Nitrome Boss飞快地说道。

“但是先生,呃,我觉得我也该有个假期了吧。派送信件真的是个苦力活,而且…我平时也没有多少假期。”

“延长30秒总比只延长10秒好吧。要是一下子就给那么多假期我的员工怕不是会得寸进尺哦。快走快走,趁我还没削减你的休息时间前快走!111”

“但是…”

“走!”

Mail Bird拍打着翅膀,急匆匆地离开了。

五个小伙伴又坐在了他们的午餐桌旁一起聊天。

“嘿,那不是Mail Bird吗?有趣,平时要是不再多等个那么一会儿怕是很难看到他呢。”Snow说道。

“他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太好,我们要不要找他聊聊?”Swindler说道。

“别把我扯进来。”甘草冰淇淋说道。

“严格来说,他身为这个学校的员工可是比我们有更多的权威。我去和他交涉。”Snow说道。

“我和你一起!我最擅长的就是解决各种难题了。”Rex209说道。

“呵呵,完美。我原本只是打算好好享用午餐的,现在Rex又要多管闲事了。”Blue在笨拙地跟在Snow后面的Rex209里面不断地抱怨着。

“嗨,Mail Bird。发生什么了?”Snow问道。

“哦,你们好。我只是因为Nitrome Boss不愿意给我假期所以感觉有点沮丧而已。我真想有一天属于我的假期,坐在沙滩上休息或是干点别的什么事情的。”Mail Bird回答道。

“嗯?他为什么不给你假期?”

“呃,他平时,蛮严格的。你们没注意到吗?”

“啊我们当然知道,因为那家伙我被留堂五次了!”Blue说道。

“我还得跟着你一直受罚,你要知道你可不是唯一一个被别人拖着走的可怜人。”Rex回答道。

“不要顶嘴!”Blue吼道。

Snow无视了他们的争论,说道:“你怎么不罢 工呢?Mail Bird?这样也许能让那个NItrome Boss明白员工的需求也是应该被尊重的。”

“我当然想,但是这里可没有什么‘Nitrome收讯服 务工会’在背后给我撑腰啊。”

“额,工会是吗?”Snow说道。

“哦,孩子。你知道她平时葫芦里都是卖的什么药,她的鬼点子就没有一个是好的!”Blue说道。

“Mail Bird,不用担心!我知道从哪里可以给你找来你要的‘工会’,或是那么几个支持你 的 人!!”

“你真的可以?那太棒了,谢谢你Snow!”Mail Bird说道。

“好嘞,我们也要加入Mail Bird工会!”Blue说道。

“Mail Bird工会!?”甘草冰淇淋欢呼起来,现在大伙集 合在大厅的位置,等待Snow说出她的计划。

“也算我一个!这主意听起来蛮有趣的。而且平时Mail Bird真的很努力在做他的本分工作,现在也该轮到我们回馈他了吧!”kapowski说道。

“我也来!咱们一起帮助Mail Bird!”Swindler说道。

“来吧!甘草冰淇淋!Mail Bird平时为我们付出那么多。你难道就不想帮助他吗?”Snow问道。

“那只是他应该做的而已!他的工作就是帮助我们并且以此来获得工 资啊,在我看来,他应该懂得忍受这些。”甘草冰淇淋说道。

“哦,不要那么自私。甘草冰淇淋。你应该学会…”

“啊我已经受够了这些没有 意义的对话,我们走!”甘草冰淇淋说着,离开了。

“嗯?Swindler你怎么不和我一起来了?”

“抱歉甘草冰淇淋,但是我已经答应了要帮助Mail Bird。我们等会再聊吧,好吗。”Swindler回答说。

“哼——!”甘草冰淇淋趾高气昂地走掉了。

“所以,第一步我们要做什么?”kapowski问道。

“我们可以找些告示牌,在上面写上Mail Bird对于假期时间不满的标语。”

“哦哦,听起来蛮酷的。”

第二天放学后,Mail Bird和四个小伙伴一起在Nitrome Boss办公室外的院子里举着告示牌四处游 行。

“我们在诉求什么!”Snow放声大吼道。

“假期!”其他人带了一波节奏。

“什么时候的假期?”

“我们现在就要假期!”

Nitrome Boss打开了他办公室的窗户并朝外望了望。

“外面在搞什么鬼啊!!!”他吼道。

“这是一场罢 工!在我们的需求不得到满足前我们是不会罢休的!”Snow透过扩音器吼道。

“我没有耐心对付你们这群小 鬼!!!现在就走开!!!111我现在正在和jerry开 会呢!!!111”

“你应该对你的员工耐心点的!Nitrome Boss校长!特别是我们的Mail Bird先生!”swindler说道。

“我们要的是什么态度!”

“耐心!”

“什么时候!”

“现在就要!”

“快给我走开!!!不然我就要直接把你们交给保安了!!!另外Jerry!!!你被开除了!!!”Nitrome Boss吼道。

“伙伴们,也许我们该走了。我想这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Mail Bird说完,便飞走了。其他人灰溜溜地跟在后面,一副打了败仗的样子。

次日,一伙人一同坐在科学讲堂上。

“不,我不会就那么算了!Mail Bird应该得到属于他的假期!”Snow说道。

“但你也听到了吧,Nitrome Boss 说如果我们不停止他就要直接把我们交给保安了。”Blue凭借他对Nitrome Boss的最佳印象如是说道。

“我们要制定新的战略。”Snow说道。

“不如我们尝试拿金钱收 买他?”swindler提议道。

“不可能,我们根本搞不到那么大笔钱。而且他可是个支撑整个cuboy 学院运转的胖大叔呢!也许他早已腰缠万贯了!”

“各位!各位!你们一定会感到难以置信的!”Mail Bird飞进了课室,兴 奋地说道。

“怎么了?”kapowski问道。

“Nitrome  Boss决定了要给我假期了!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但是上次的罢 工一定功不可没!非常谢谢你们的帮助!”他叫道,同时把太阳帽和墨镜戴上。“现在我要飞到夏威夷好好享受了!再见!”说完他便飞走了。

“我想我们的帮助还是起到了点作用。”kapowski说道。

“当然。”甘草冰淇淋说道。

“甘草冰淇淋,你那是什么意思?”Rex209问道。

“也许是因为我稍微走了点关系,Mail Bird才会得到假期的吧。”

“你怎么办到的?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不是一开始还说不打算帮Mail Bird的吗?”kapowski说道。

“因为我受够了你们指责我自私,所以我去和Nitorme Boss谈了下。一开始他满嘴都是不接受,但是后来我提到了我老爸是这一片最有钱的人,如果他同意给Mail Bird假期,我爸可以考虑给学院一大笔捐款以作回馈。”

“哇哦!你真的那么做了!!?”

“当然,现在我要做的就只是和我爸解释一下为什么从他的公 司会有一张大面额的支票寄给了学院”甘草冰淇淋说道。

“那还真是太给力了!甘草冰淇淋,很抱歉之前说你自私。”Snow说道。

甘草冰淇淋笑了。

“等等?现在这时候不正是夏威夷的火山季吗?”swindler说道。

所有人沉默了。

“我想我们该给Mail Bird打个电 话了。”Blue半天后终于开了口。

【本集感谢由Port1967提 供建议】(来自作者Plasmaster的致谢)

【@神州是我家灬】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